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
?
當前位置: 首頁 > 收藏 > 人物 >

筆墨與真情:品著名畫家王國能人物畫藝術

藝術簡歷

王國能,筆名谷農,男。1981年考入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中國畫專業,1985年畢業留校任教。中央民族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畫系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主攻寫意人物畫兼中國山水畫。

作品多次參加北京及國內各種畫展。先后有作品參加法國、日本、韓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的學術性展覽,部分作品及學術論文先后發表于《美術》、《美術觀察》、《美術研究》、《中國民族美術》等專業性雜志。出版有《中國少數民族人物線描畫稿》、《白描荷花畫譜》、《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王國能》,《中國西部少數民族寫意小品人物畫技法》等個人專著。《筆墨人生王國能》專題片曾先后在中國教育頻道及優酷網展播。部分作品被人民大會堂、中南海、天安門管理局等國家機關及海內外人士收藏。

136×68cm 2016年

筆墨與真情

王國能

中國畫講究筆墨技巧的運用,注重真摯情感的表達。沒有精湛的筆墨技巧,就淡不上創作,沒有真摯高尚的情感,就不可能創作出感人的作品。筆墨技巧和真摯情感的完美統一,是使作品具有巨大藝術感染力的必要條件。

作為藝術行為的繪畫創作,講究“情”是其本分。作畫時,畫者心中首先應當有“情”,倘若作者自己都不動情,其作品想要觀者動情,幾乎是不可能的。“筆墨本無情,不可使運筆墨者無情,作畫在攝情,不可使鑒畫者不生情。”畫家惲南田正是針對此而立此論,也最為實際而辨證。

138×68cm 2015年

畫者賦“情”,作品攝“情”,觀者生“情”,“情”便是這樣在整個繪畫活動中傳遞。“情”是繪畫創作的精神基礎,而技法、技巧、技術等,則是借助筆墨使這“情”實現的最直接的物質條件。對畫家而言,各自的情感可能是各種各樣的,因人而異,因時而變。真摯美好的、健康向上的情感;憤世嫉俗、憂國憂民的情感;甚至低俗的、虛偽丑陋的情感,都是情感,然而對于優秀的繪畫作品,其情感首先是健康的、高尚的、美好的,而后,便是抒發情感的高超的筆墨技巧。

《陸游》180×90cm 2014年

繪畫作品滲透著畫家的烙印,反映著不同時代的、不同個性風格的思想感情。真摯的感情,來源于真切的生活體驗,生活是藝術創作的源泉,真摯的情感產生于畫家在其中的最真實的感受。“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張藻此論的所謂“造化”是指自然,而自然,不當只是包括山水,自然也有人的方面。強調生活感受,就是強調畫家情感的蘊藉與涵養醞釀,畫到一定程度,畫作為藝術品,就是畫家對藝術、對人生、對“造化”的最深刻的感悟與認識。于是,最真的“情”產生了,這一包含了獨立個性的、不同生活感受和審美趨向的“情”,是造就每個畫家獨特繪畫風格的重要因素。因此,繪畫創作注重真實的生活感受,是堅定藝術信念和作品理想境界的力量源泉。

《詩仙李白》90×60cm 2014年

我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大家庭,各民族豐富多彩的文化藝術、獨具特色的風土民情,是令人向往的最原生質的生活之源。于我而言,經常到民族地區深入生活,對民族生活了解既深,不僅激發了藝術靈感,還自然生出一種特殊感情,這在民族繪畫的教學和創作中是不可缺少的主題和課程。在考察寫生的足跡中,民族地區每一方神奇的土地,善良樸實的民族情感及多姿多彩的生活情趣,無時無刻不在震撼我的心靈,激發我的真情。我深切地感悟到,發掘民族生活中美的形象,以及具有民族精神的繪畫情境,首先要以一顆真誠的心,去體驗、去感受、去了解他們的喜怒哀樂,繼而喚醒靈魂,探索畫中之“情”。

《屈子行吟》90×60cm 2014年

搜集創作素材最有效的方法是畫速寫,在速寫的過程中,不斷發現和激發感受,延伸畫者與對象的交流效應,進而拉近自己與作品之“情”的距離。速寫手法的概括與簡練,容易捕捉美的瞬間和新鮮的繪畫感覺,現場速寫是在真情的驅使下捕捉到的形象,是最自然鮮活的、有血有肉的形象。速寫最本質的精神,是寫“生”,不僅僅是抓動態、記錄形象,更重要的在于練就一雙敏銳的眼睛,洞察生活之“情”,在平常狀態中提煉出繪畫最需要的藝術的知覺感受。

《杜甫》180×90cm 2014年

“筆墨”這一中國畫的優秀傳統,更承擔著實現創新理想的重任,負載著作品中“攝情”、“生情”的技巧基礎。作為一個民族人物畫家,除對藝術理論有獨到見解外,就是需要一份藝術和人生的真摯感受,并從中釀造屬于自己的“情”,而這“情”,恰恰是具備了筆精墨妙的表現技巧,從而使真情的宣泄成為有源之水。

《板橋聽竹圖》180×90cm 2015年

以筆墨寫意畫的手法表現各民族的生活風情,我力求根據不同民族、不同人物特點來提煉自己的筆墨技巧,尋求一套獨特表現力的筆墨結構和筆墨語言。在創作過程中,注重展現最具中國畫藝術精神的“氣韻”神韻,追求“一畫”論的生命活力。用筆放縱粗獷、線條凝重簡練、墨色雄渾厚實、淋漓瀟灑。無論是行筆運線,還是潑墨潑彩,其中“寫”的節奏、“潑”的韻味,所抒發的都是一個“情”字。各民族風姿萬種、美侖美奐的服飾以及生動鮮明的形象,更促發這“寫”的靈感和“潑”的精神。

《剪羊毛》90×60cm 2017年

蒙族青年和彝家小伙子的英俊剛毅、結實勁健的形象,使“骨法用筆”的傳統成為現實;藏族老人、瑤山老庚不畏艱辛、飽經滄桑的面容,更可借以參悟書法的“屋漏痕”之妙用。藏族寬大厚實的藏袍,以飽滿厚重的筆墨線條,揮寫起來粗獷豪放;青藏高原上成群烏黑的牦牛,以渾厚濃重的墨色潑寫起來痛快酣暢;苗家少女、瑤寨姑娘甜美迷人的風姿,以清新淡雅的筆墨抒寫起來自然樸實、耐人尋味;無不體現出“氣韻生動”這一傳統古法的至上高明,彰顯“一畫”論的獨特魅力。

《山風》90×60cm 2017年

以傳統優秀的筆墨技巧表現各民族多彩的生活,從中尋找最具民族精神的繪畫語言和創作根基,尋找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抒寫真摯情感,作者的心靈有所依托,并在藝術行為中享受了來自精神層次的快樂。此時的筆墨,已是心理和思想境界之物,是凈化和升華了的東西,是畫家之主觀與“物”之客觀的有機融合。

“筆墨當隨時代”,道出了中國畫筆墨永不衰敗的真諦。清代畫家石濤的這一論述,在今天看來,同樣具有現實意義。反映新時代的人物形象,描繪具有時代精神的生活風貌,是筆墨永存的基礎,失去它中國畫也就沒有了依據,主張弱化甚至拋棄“筆墨”如同要求油畫削弱和拋棄色彩一樣可笑。

《涼山春》68×68cm 2015年

珍愛我們民族優秀文化,堅定民族文化自信,心懷崇敬之情,畫地地道道的中國畫,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最需要的是認真研究和修煉中國筆墨的勇氣,以及在火熱的時代生活中發現并鍛造一套最適宜表現當代中國作風、中國氣派的筆墨精神。

中國畫以其獨特的繪畫表現形式,獨立世界藝術之林。在多元化的時代背景下以中國傳統的筆墨精神,表現具有民族風采和新時代特征的藝術形象,無疑是一條弘揚民族先進文化的光明大道。

《草原人家》68×68cm 2014年

《戈壁駝鈴》68×68cm 2017年

《遠方》68×68cm 2013年

《趕圩歸來》136×68cm

《大漠駝鈴》136×68cm

速寫作品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當代畫家張會元與他的人物畫藝術
當代畫家張會元與他的人物畫藝術
“家·藝術館”盛大開幕 感知藝術美好生活
“家·藝術館”盛大開幕 感知藝術美好生活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 二八杠有什么规律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计算 七喜福彩 游戏《森林》手机版 天天彩票助手计划 斗牛2娱乐 网络炸金花赢钱诀窍 狗胆包天打一生肖 快速时时是私吗 新彊时时彩三星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