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
?
當前位置: 首頁 > 收藏 > 人物 >

大氣恢宏寫萬千——著名山水畫家馬亞杰作品欣賞

大氣恢宏寫萬千

——探尋中國美協會員、著名山水畫家馬亞杰先生成長的心路歷程

伍先飛

馬亞杰,男,1956年2月生,安徽界首人,回族。1982年畢業于安徽大學,學士學位。

擅中國畫,幼承家教,浸淫翰墨,臨池習畫,墨耕不輟。長期追崇王蒙的蒼郁俊秀,石濤的筆墨恣肆,陸儼少的磅礴險峻與黃賓虹的渾厚華滋,逐步形成自己沉郁厚重而又靈動雅逸的藝術風格。

作品多次入選全國性書畫展覽,并被國內外有關機構和個人收藏。個人傳略曾入編《海峽兩岸書畫名人大辭典》、《安徽省文藝家藝術檔案》等辭書。

曾任職安徽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民族宗教僑務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辦公廳巡視員等職。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國畫家協會理事,安徽省中國畫協會理事,安徽省黃賓虹畫院院士。

我一直想尋找機會深入地走近著名山水畫家馬亞杰先生的內心世界,這不僅源于先生在美術界的影響,更重要的是,他始終堅持民族傳統的審美觀念和創造意識,數十年間,傾心、沉醉、躬耕于曼妙藝術天地而勤勉不懈,讓人敬仰與感動!

先生謙遜內斂、率真坦蕩、博學多才、精神矍鑠、思慮敏捷,精干的身材透顯著儒雅氣質,炯炯的雙目閃爍著睿智光華,言談舉止間那份對藝術的虔誠執著和對生活的樂觀熱愛,那種洞明世事的凝練與德藝雙馨的風范,更令人景仰與尊重!

一、馬亞杰的大氣,盡顯在他的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在他的睿智才思之間,盡顯在他的山水畫卷之間。

而這種大氣,來源于他對生活的積累,來源于對人生的感悟,來源于對藝術的求索。

1956年,他出生在廣袤無垠的皖北大平原界首縣。涓涓流淌的沙潁河水孕育了他的童年,寬宏而沉寂的黃土地錘煉了他的性格,界首那深厚的文化底蘊滋養了他的智慧和靈氣。

馬亞杰從小純真、爛漫、自信、調皮搗蛋,從走入學校捧讀書本開始,就顯露出聰穎的才智,每次考試都能獲得較好成績,深得老師的喜愛。

雖說喜歡畫畫是馬亞杰從小就有的一種天性,但他與繪畫藝術的親密接觸其實非常偶然。因為父親是位歷史老師,也兼教美術課,馬亞杰經常無意識地翻閱著父親的教材,不想被教材插圖深深吸引。

那是歷代名家的畫作,有山水、花鳥和人物等,馬亞杰雖看不懂其中神韻,但畫中的山水花鳥人物他卻非常喜歡,沒事的時候,他將白紙蒙在畫面上,用鉛筆描,時間一長改用鋼筆畫。

那時,他對畫畫還沒有產生興趣,之所以經常畫畫,完全是一種童趣或涂鴉。因為家庭成分不好,很小的時候,他就想學個好手藝,希望能掌握一技之長,將來能混碗飯吃。

正好他家隔壁有位民間藝人經常給別人家里畫櫥窗,生意還不錯。馬亞杰一看這手藝既輕松又能掙錢,便拜其為師學畫花鳥。上初中時一到寒暑假,他就開始出去攬活,給別人家大衣柜的玻璃門上、花床板上畫花鳥。

這是一段發生在特殊年代的經歷,讓年輕的馬亞杰第一次感受到了畫畫背后的無上光榮。可也正是因為馬亞杰有著這一畫畫手藝,從小學到初中,學校里每次出黑板報、畫刊圖都成為了他的“專利”。那時候政治運動不斷,馬亞杰整天畫畫寫字,有時候一畫就是一整天一整夜。

馬亞杰兄妹四人,上有兩姐下有一弟,包括自己在內都在上學讀書,僅靠父母的工資維系顯然有些捉襟見肘。到高中時,馬亞杰就開始利用節假日到縣皮毛廠學做裘皮畫。

所謂裘皮畫,就是先把畫畫出來,然后以皮毛為顏料,根據皮毛的不同顏色,把它們裁剪開來,然后拼湊在一起縫制起來,制作出一幅幅恬淡清凈的山水風光、栩栩如生的花鳥魚蟲、形象逼真的生猛野獸等。

能夠以自己的勞動給家庭來帶少許收入,盡管苦累,但馬亞杰是快樂的。只是,他斷然沒有想到,當初只是為了糊口而去從事的這一勞動,有一天竟然以此為肇始,讓他走上了藝術求索之路!

這是命運的使然?還是藝術的召喚?

二、命運的沉浮猶如波濤,在起起落落之間就能將人改變。

馬亞杰1975年高中畢業后,在激昂的歌聲中,被下放到界首縣邊遠農村舒莊公社插隊落戶接受再教育,開始了他生命中一段極為重要的旅程。

那里是河流交錯的濕地,土地貧瘠。剛剛踏上那片土地,正趕上泉河上游大壩崩塌,洪水泛濫,房屋倒塌,吃的是國家救濟糧,住的是臨時搭建的庵棚,處于人生最青澀年齡時期的馬亞杰,顯得茫然和無助,唯有領袖的最高指示讓他熱血沸騰。

他開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知青點里,盡管他的雙眸背后隱藏著許多苦澀,但他的雙眸卻出乎異常的明亮。由于他一直有著異于其他人的活潑、智慧與勤奮,盡管每天勞動回來累得筋疲力盡,當別人都進入夢鄉后,他還在輾轉反側不能入睡。因為家庭成分問題,招工沒有希望,推薦上大學輪不到他,很多時候他對自己的前途感到無望。所以,他時常憧憬對生活和未來的希望與渴求。

雖然命運對他不公,但他并沒有對生活喪失信心。相反,他像石塊下面的一株小草,堅韌異常地生長著,以頑強毅力努力編織著自己的夢想。

他在這種生活中開始有了遐想。每每在夜闌人靜之時,這種沖動就更強烈。有時候,他在悄悄地規劃著自己的前途——要想走出農村,唯有努力工作、積極表現,成為一名優秀知青,才有可能成為他唯一的出路!

在那個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馬亞杰每天都以自己最真摯的情感傳達著自己對農村的熱愛,對領袖的熱愛,對祖國的熱愛。他那火一樣的激情,在這里得到了完美的釋放。在沸騰的口號聲中,他挖深溝,積肥料,搖簍撒種,耕鋤扶耙……別看他身體單薄,干這些活,他總是走在別人的前邊。

幾天下來,他的手上布滿著血泡,有些泡已經破皮,血直往外滴。他的肩上,紅腫得像個饅頭一樣,有的破皮了,衣服和肉黏在一起,鉆心的痛。而他的那雙腿腳,青一塊、紫一塊,每次收工回到住地,他都累著倒在床上,連飯都不想吃,整個身子就像散了架一樣的酸痛……

那時候的農村也整天彌漫著政治氣息,馬亞杰除了積極參加勞動外,還義務地幫助大隊寫大批判專欄,辦黑板報專欄等。為了編寫生產快報,刊登一些好人好事和先進事跡以鼓舞人心斗志,他經常走進田園、走進農家、走進知青生活,在不知不覺中被農村純樸的景象和蓬勃的朝氣所吸引,從此,他深深地愛上了這里!

有了深沉的愛意之后,馬亞杰心中便涌動起一股穿透靈魂的力量,他又拿起曾經非常熟悉的畫筆,讓自己的靈魂和自然對話。一有時間,他就畫田園景致,畫知青生活,畫百姓哀樂……將積淀在內心深處的藝術情愫徹底釋放出來。

從不自覺到自覺,從迷茫到熱愛……馬亞杰心中燃起的這股激情,恰如生命的吶喊!這種力量,支撐著他走過了無知無望的歲月,走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靠著自己的勤勞苦干,馬亞杰“干”成了當地有名的先進知青、知青代表!由于突出表現,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被推選為大隊主任。

1977年,由于受文革沖擊而中斷的中國高考制度得以恢復,讓很多知青看到了前途和希望,他們激動得一邊流淚一邊報名參加高考。其實,馬亞杰最大的夢想是考專業美術院校,可惜當時他不知道去哪里考試,無奈之下,他只好備戰第二年高考!

向往走出農村的馬亞杰,感覺到自己身上似乎有股使不完的勁。他是倔強的,堅強的,但同時又是對生活和未來滿懷希望與渴求的。

1978年,他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績、并以物理99分高分被安徽大學物理系錄取,成為一名大學生!

三、從泥土芬芳、塵土飛揚的農村到窗明幾凈、莊嚴肅穆的高等學府,馬亞杰所走的路艱辛曲折。不過,這種曲折也使他的人生變得越發的豐厚與踏實。在經歷了身心的雙重洗禮后,他置身于高等學府里,心中蓬勃的求知欲望使他成為學習上的“拼命三郎”。

由于經歷了艱難困苦的蹉跎歲月,馬亞杰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大學生活。在入學后,他勤奮學習,刻苦讀書,想把文革期間耽誤的時間奪回來,各方面對自己要求都很嚴格,在搞好自己功課的同時,他還承擔著班務和系學生會的主要工作。

這樣的學習,一如他從沒有放棄過心中那份對藝術的執著追求一樣,無論身處何地,無論面對的是怎樣的環境,他至始至終都腳踏著廣袤的土地,心浸在五彩斑斕的知識海洋里。

1982年8月,馬亞杰大學畢業后以優異的成績留校,在學報編輯部從事自然科學版編輯工作,從此,夢想與渴望,都悉數融化在了沸騰的激情里,屬于他個人的一個全新時代終于到來。

1983年10月,時任安徽省第六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成員魏心一同志選配一位秘書并且點名要學自然科學的,經安大黨委研究決定推薦了馬亞杰,這年底,馬亞杰調到省人大辦公廳任專職秘書。

生命中,總有很多人很多事令我們感激并且為之銘記一生,就像馬亞杰調到省人大機關后遇到的那些人和事一樣。最讓馬亞杰難忘的是,初到機關上班,他的辦公室隔壁就是國畫大師賴少其的畫室。

魏老和賴老有著非常密切的革命友誼,私交甚篤。只要沒事的時候,馬亞杰總愛跑去看賴老畫畫,聆聽大師的教誨。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全國一批大畫家如陸儼少、劉海粟、謝稚柳等經常來安徽做藝術鑒定、創作寫生,馬亞杰有幸能與他們接觸并親眼目睹大師們的藝術創作。馬亞杰又很勤快,服務周到,有時也能得到大師饋贈的墨寶。

藝術總是能夠最容易深入人的內心,那是讓人無法阻止的力量。馬亞杰在與大師們交往的過程中,總是被大師們創作的藝術影象所吸引、所打動、所征服,每每這個時候,潛藏在他內心深處的那粒藝術種子,就開始萌動,開始脆裂!

他又拿起了久違的畫筆,開始畫自己的心情,畫自己的所想所悟。

也就是從這時開始,馬亞杰真正開始了山水畫的臨習。因為他曾多次游歷黃山,多次將自然界的山水與黃賓虹作品中的山水進行對比,深深被大師的技法所吸引,噓嘆不已。大師把黃山的一切都抽象到了極致,仿佛在用他的畫筆,輕輕撩撥馬亞杰心中那根久久未曾觸動過的心弦!

那一刻,馬亞杰熱血沸騰,他決定臨習黃賓虹的畫,從美學上解讀大師的神韻,從藝術上再現黃山新貌。

黃賓虹祖籍徽州,對黃山一往情深,并多次去黃山寫生。他曾說:“山水乃畫自然之性,非剽竊其形,畫不寫萬物之形,乃傳其內涵之神,若以形似為貴,則名山大川,觀覽不遑,真本俱在,何勞圖焉”。

馬亞杰也曾多次來到黃山,迭入煙云,在黃賓虹佇立過的地方,尋找先生情懷,凝神遐想,妙悟自然。他的心和先生的思緒一起交織,和黃山的脈搏一起跳動……

和大多數初學山水畫者一樣,馬亞杰也曾在先生創造性地總結出的中國畫表現技巧的“五筆七墨”中游走、馳騁。可是,他越是行走,卻越是艱辛,越是難以把握自己……

這時,他擱下筆,開始認真研讀中外美術史,系統探討黃賓虹繪畫藝術的民學思想、哲學思想與美學思想,突然覺得,自己以前所認識的黃賓虹,僅停留在他的“渾厚華滋”、“五筆法”、“七墨法”等上面,其實,黃賓虹山水畫并無定法,它的非常之處不在外表厚重,而在于他把中國文化融入到了筆墨中。

黃賓虹簡直就是一座大山,巍峨在馬亞杰前面,高不可攀。在他讀過的美術史論上,還有另一位山水大家黃秋園的山水畫作品也令自己喜歡,于是,他又開始臨摹黃秋園的作品。

喜歡嘗試喜歡創新,如何讓自己心中本來最為飄逸靈動的情思變得沉默起來,馬亞杰常常進入一種反思狀態。和當初臨習黃賓虹作品一樣,一段時間后,黃秋園獨創的新技法“秋園皴”凝重且高古,令馬亞杰很難掌握,最后,他只好改學布衣畫家——傳統派大家黃葉村的山水畫。

從那以后,馬亞杰開始潛心練習。畫完了多少張紙,他記不清;練壞了多少支筆,他也記不清。他只知道,自己的所有業余時間都揮霍在山水筆墨之間。

從那以后,馬亞杰將“三黃”的各自特色揉在一起,正如周星蓮在《臨池管見》中所說的那樣:“學詩如僧家托缽,積千家米煮成一鍋飯……”,馬亞杰開始“蒸煮”自己的繪畫藝術!

四、真正奠定馬亞杰藝術風格的,還是在他拜師之后!

1987年全國人代會召開之際,馬亞杰作為省人大隨團工作人員到了北京。當時,安徽著名畫家、亳州市書畫院院長顏語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也參加了這次會議,鑒于老先生年齡較大,行動不便,省人大辦公廳就安排年輕的馬亞杰和顏語住在一起,為顏語服務。或許他們是同民族的緣故,兩人很快成為了忘年之交。

顏語1945年畢業于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國畫系,師從傅抱石、李可染,詩書畫皆擅長,尤工山水。他為人熱情好客,凡向他求畫的,從不回絕。那幾天,顏語沒有會議的時候就在畫畫,馬亞杰天天為顏語牽紙研墨蓋印。

曾有網友這樣評介顏語的作品:“淵學于古今兮,瞭望遠天而浩瀚!雄渾于氣象兮,筆墨濃厚而意滿!宏構于壯志兮,如見可染之風光!會神于山川兮,擠云霧悠而茫然!感悟于大境兮,滋榮凝茂之嗟嘆!”

馬亞杰一見到顏語山水畫作品時,也非常驚訝。就在他的心靈與顏語的山水畫進行對視的那一刻,他深深地愛上了顏語的山水畫,并拜顏語為老師。

顏語走的是李可染的藝術之路,而此時的馬亞杰在吃“五谷雜糧”之后,完全無法沿襲恩師的風格特色。不過,恩師對馬亞杰這一藝術主張卻極為欣賞,不僅指導他科學地糅合“三黃”藝術,還引領他認真研究李可染、錢松嵒、陸儼少等現代大師的繪畫藝術,并上溯歷史上的畫家李成、王蒙、范寬、石濤等人藝術精髓,更啟發他涉獵其它藝術門類,比如文學、比如書法、比如音樂、戲劇……

不僅如此,恩師還教導他要經常去名山大川中去寫生。寫生的過程就是吸取天地之靈氣的過程,也就是創造的過程。從那以后,在鄉村,在城鎮,在風景如畫的皖南山區、大巴山區、云貴高原、黃土高坡等地,到處都留下馬亞杰的足跡。他在蒼茫與恢宏中尋找著藝術的激情、沖動與靈感,在月缺晴暉中感悟著大自然對心靈圣潔的沐浴,從自然山水中尋求創作的靈感,不斷追求藝術的真諦。不斷的外師造化,讓馬亞杰對“三黃”等名家的藝術精髓,在這一過程中得到了最為徹底的詮釋!

?

自從拜顏語老師后,馬亞杰在繪畫上一發不可收拾!

不斷的文化積累和藝術探索,使馬亞杰在傳統與現代、生活與情感上有著自己獨特的認識。他深諳,山水作為中國傳統繪畫領域最精深、最高妙、最難表現的部分,最為講究的便是筆、墨關系的協調與處理,“筆”就是線條,“墨”即為設色。因此,在多年的藝術創作實踐中,他在骨法用筆上多用中鋒,以中鋒為主線組織山石結構,在設色上以參差染色技法為精要,注重筆墨的枯濕濃淡,在造型上則根據具體的形象作出完美造型,力求生動傳神,神形兼備,概括起來可歸納為四句話——“筆墨師造化,落跡見功夫,圖卷含意趣,神融寫形中”。

馬亞杰的山水畫作品,構圖講究,畫面大氣厚重,筆墨淋漓,線條與結構的變化、意境、墨趣、筆韻等,每一處,都承載著美感,都彰顯著中華文化的精髓,都與古代大師們有心靈之契。他的筆法、章法、墨法、布白、結構、空間感、重量感等,富有現代追求的藝術張力和個性化的語言,幾乎都達到了完美,再加上他的生活閱歷、思想品德、審美情趣、藝術才華、文化底蘊、創新精神等,又賦予了其作品大巧、大拙、大雅、大氣、大度、大道的氣象。

他的繪畫藝術,是用心凝聚成的心靈山水的一種精妙聚合,是用筆塑造物象時綻放的一種物態效果,是用墨描繪過程中的一種心理剪影,是用美裁量自然顯現的一種審美效果……于蒼勁豪放、壯觀宏偉之中透出靈秀之氣,既富有強烈的傳統筆墨風韻,又獨具鮮明的個人藝術特色。

有人說,在馬亞杰的作品中,既有王蒙的意境,也有石濤的筆墨,還有陸儼少的氣勢,更有“三黃”的色彩,另加范寬的磅礴,逐步形成自己沉郁厚重而又靈動雅逸的藝術風格,給人一種清風拂面、綠蔭醉人,如入幽雅靜美勝地之感!

其實,馬亞杰的藝術風格誰都不像,他就是他自己,筆墨靈動,氣韻生動,我寫我法,我寫我心!真正讀懂了他畫作的人都會發現,他的藝術成就表現最出色的地方,不是在于他的作品打破了傳統藝術形式欣賞視覺相對單一的現象,而是讓你在一種永恒的氣息中,感受著內美的畫魂,以及雄奇的意象、抒情的體驗、詩意的情緒,從而獲得涅磐般的新生!

馬亞杰的藝術人生之旅,貫穿始終的是繪畫藝術,不管任何時候,也無論職業如何變動,他對繪畫藝術的情有獨鐘與孜孜不倦,一直都是他人生事業當中的一條主線。

有人說,他宅心仁厚、寬以待人;有人說,他致虛守靜、潛心治學;有人說,他博學睿智、豁達堅韌;……

是的,都對!

馬亞杰的堂號為“牧心堂”。牧心者牧天下,牧心是一種思維,也是一種境界,所以,他作畫,以修心健身為目的。對于喜歡他畫的人索畫,只要有時間他就畫。他喝起酒來非常豪邁,酒桌上答應別人的畫求,他總會設法兌現,并且不講報酬。他說,藝術要為人民大眾服務!

近幾年,隨著他在美術界的影響越來越大,《中國書畫報》《美術報》《藝術鏡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等幾十家媒體對他做過專訪,并出版有《馬亞杰山水畫》作品集。

半個多世紀以來,馬亞杰在山水畫創作的道路上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了。隨著時間的不斷變化,他的藝術思想、審美情趣、文化修養以及創作手段等也在不斷更迭變化,與時俱進。而唯有不變的,就是他對藝術追求一往情深的執著和永不懈怠的激情。

成為一位山水畫大家,就是馬亞杰的宿命!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可佳藝術走進桃花源‖古董天然翡翠及寶石講析
可佳藝術走進桃花源‖古董天然翡翠及寶石講析
大氣恢宏寫萬千——著名山水畫家馬亞杰作品欣賞
大氣恢宏寫萬千——著名山水畫家馬亞杰作品欣賞
推薦文章
超越時代:兩個偉大的收藏家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31选基本走势图 重庆市时时彩走势图 一零计划图鉴 时时四星稳赚方法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今天 pc蛋蛋计算软件下载 11选5中百万 双色球2019085期开奖结果 十五选六的走势图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