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
?
當前位置: 首頁 > 要聞 > 國內 >

超越時代:兩個偉大的收藏家

來源:SACA學會 微信號:SocietyACA

超越時代:兩個偉大的收藏家 - 摩根 & 弗利爾

Timlessness:Two Great American Collectors

John Pierpont Morgan(JP.Morgan),約翰·皮爾龐特·摩根:于1861年創立摩根商行;1892年合并愛迪生通用電力公司與湯姆遜休士頓電力公司成為通用電氣公司;1901年組建美國鋼鐵公司。

Charles Lang Freer(Freer),查爾斯·朗·弗利爾:偉大的收藏家和贊助人。1906年,弗利爾將他的大量藏品捐贈給了史密森學會,隨后弗利爾與羅斯福總統取得聯系,并資助美國政府在華盛頓特區建立弗利爾博物館。

▲藍理捷先生(JJ.Lally)2011年弗利爾博物館講座

前言

策展人介紹

Lee Glazer,弗利爾博物館美國藝術副策展人

“Lally先生是廣受倫敦東方陶瓷協會等學術機構歡迎的演講者,我知道我們都在熱切期待今天關于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和查爾斯·朗·弗利爾的演講。“

陶瓷向來是弗利爾博物館的強項,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博物館創始人底特律工業家查爾斯·朗·弗利爾(Charles Lang Freer)的收藏。弗利爾先生畢生收藏的來自東亞和西亞各地的1000多件陶瓷是建立弗利爾博物館的基石,其中約254件目前正在孔雀廳展出,這個展覽也借機重現了孔雀廳1908年原來的設計。

從在蘇富比(微博)的經歷開始,Lally先生便對收藏家的習慣和心態有著深刻而又持續的理解。他于1970年開始其職業生涯,分別在紐約和香港擔任蘇富比中國藝術總監,并于1984年擔任蘇富比北美總裁。

“Lally先生于1986年創立了JJ Lally&Company(Lally & Co。),并在世界各地的中國藝術私人和博物館收藏的建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其中包括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東京國立博物館、大英博物館,當然包括弗利爾博物館,而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多年來,Lally先生對弗利爾博物館也是一直給予慷慨的支持。

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他對康熙青花瓷瓷器重返孔雀廳的倡議起到了關鍵性作用。近些年,Lally先生為弗利爾中國藝術主要捐贈-“Singer序列收藏”的評估提供了寶貴的時間和專業知識,其中一部分于明年Sackler成立25周年展出。

Lally先生是廣受倫敦東方陶瓷協會等學術機構歡迎的演講者,我知道我們都在熱切期待今天關于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和查爾斯·朗·弗利爾的演講-“兩位偉大的中國陶瓷收藏家”。

兩位偉大的收藏家

JJ.Lally:摩根 & 弗利爾

著名學者,著名紐約古董經紀人,前蘇富比北美總裁

“在收藏家中,Morgan和Freer應當屬于佼佼者。他們極高的藏品質量,以及他們在美國藝術品收藏發展史重要時刻所展示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中國陶瓷收藏風格,使得他們在眾多收藏家中的脫穎而出。

非常感謝Lee Glazer非常慷慨和善意的介紹,感謝大家在這個美麗的夏日下午來到弗利爾博物館。在我開始之前,我必須花一點時間來感謝為本講座提供參考依據的一些研究和出版物的學者們。

在對約翰·皮爾龐特·摩根的研究上,我必須感謝Jean Strouse寫了這位偉大的金融家的權威傳記 - “Morgan: American Financier”;查理朗弗利爾的研究,我必須感謝Thomas Lawton博士與琳達·梅里爾(Linda Merrill)一起編著的 - “Freer: A Legacy of Art”,這本書很棒,我希望它還依然在弗利爾博物館的書店里。最后,海倫·湯姆林森(Helen Tomlinson)在克利夫蘭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博士論文中提供了許多來自弗利爾信件的見解和精彩原始資料。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和查爾斯·朗·弗利爾(Charles Lang Freer)都是美國收藏中國陶瓷的先鋒,都為中國陶瓷在美國的理解和欣賞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是,他們都不是收藏中國陶瓷的第一批美國收藏家。”

先于他們的美國收藏家中,就包括巴爾的摩的偉大先驅威廉·湯姆森·沃爾特斯(William Thomson Walters),他從19世紀60年代初開始收藏超過30年,并于1896年在學術目錄中出版了1400多件中國瓷器。

美國收藏家的簡短列表包括:Samuel P Avery,Benjamin Altman,Heber Bishop,Charles A Dana,John Cadwallader,Sturgis Bigelow,Harry Havemeyer,Samuel T Peters , Marsden Perry,James Garland William,Mrs.Potter Palmer,Henry Sampson,George B Warren,PAB Widener和John D Rockefeller Junior…

在這些收藏家中,摩根和弗利爾應當屬于佼佼者。他們極高的藏品質量,以及他們在美國藝術品收藏發展史重要時刻所展示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中國陶瓷收藏風格,使得他們在眾多收藏家中的脫穎而出。摩根和弗利爾是非常接近的同時代人,盡管他們的出身非常不同,他們的生活和商業生涯中還是有許多相似之處;即便如此,在收藏上他們的收藏方法理念與最后的結果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我會簡單介紹這兩位收藏家的人生經歷,進而闡述他們如何打造自己的的收藏序列并成為中國陶瓷的收藏家。”

我將展示這兩個收藏序列的代表性藏品,并簡要討論這些序列形成的歷史背景、兩位藏家的獨特個性以及影響收藏方向的背景和收藏的最終處置方式等其他因素。最后,我將簡要回顧一下這兩位在一百年前就開始買宋瓷的早期美國收藏家的方法和態度,側重闡述弗利爾的收藏傳奇。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和查爾斯·朗·弗利爾都出生于19世紀中葉,活躍于20世紀初,他們幾乎大部分的中國陶瓷收藏都在20世紀上半葉建立并完成,大約在1900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之間這段時間。”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 - John Pierpont Morgan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于1837年出生于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富裕美國家庭。摩根家族7歲時搬到波士頓,然后去了倫敦,接著到瑞士上學再進入德國的大學。”

當他20歲開始在華爾街工作時,他已經精通法語和德語,并且在希臘語和拉丁語方面有著良好的基礎,他可以很容易地閱讀意大利語。約翰·皮爾龐特·摩根是一位非常成熟且非常成功的國際金融家,當時他是一位在美國歐洲和中東等地區過著華麗生活,并奢侈旅行的公眾人物。

19世紀90年代后期,他在倫敦擁有一座大房子,另外還有六座房子,包括紐約的一座豪宅。他擁有一艘300英尺長的游艇,這是紐約游艇俱樂部的旗艦型號,約翰·皮爾龐特·摩根是當時的負責人。他參與了當時許多重要的美國博物館和機構的建立,并且是美國幾個主要高等文化機構的杰出支持者,包括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大都會歌劇院,羅馬美國學院以及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他從1888年起擔任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受托人,從1904年起擔任主席,直到1913年去世。

▲摩根有過好幾艘游艇,他的最出名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你要問哪種游艇好,那就是因為你買不起,The 304-foot Corsair III,the last yacht he owned,included a library,player piano and humidors stocked with Cuban cigars。

摩根還在他位于東36街的曼哈頓住宅旁邊建了一座非凡的圖書館,收藏了他的珍本書籍手稿和圖紙。圖書館在他去世后成為一個公共機構,并繼續蓬勃發展和擴大。

“摩根圖書館和博物館今天被公認為是美國最好的書籍和手稿收藏機構,摩根圖書館的圖紙收集也美國最好的公共收藏之一。”

▲摩根圖書館與博物館,225 Madison Ave,New York

雖然他表現出對藝術的濃厚興趣,并且在他的早年和整個從商生涯中大量游歷世界各地,摩根在他晚年從華爾街半退休以前(大概65歲),其實并沒有時間專注做一個收藏家和贊助人的角色。摩根是一個胃口非凡的收藏家,對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有著無法滿足的欲求。這是來自英國雜志PUCK的插圖,展示了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對歐洲藝術市場的影響。

▲磁鐵 - 歐洲藝術市場眼中的摩根

摩根購買藝術并不是為了提高他的社會地位,他已經屬于精英階層。他購買藝術,是他對自身和國家皆抱有雄心壯志。當然,像所有收藏家一樣,摩根的購買動機很多也很復雜,但購買的快感卻不是他的主要動機。摩根的興趣點是純粹的美,對歷史的追尋以及對藝術本身的無限熱情

“摩根通常會爭取購買整個收藏序列。在摩根過世的時候,除了他為自己圖書館提供的書籍、手稿以及圖畫,和他一生中捐贈給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和其他博物館和機構的藏品之外,約翰·皮爾龐特·摩根還擁有超過15,000件藝術收藏品。”

摩根不僅擁有非凡的收藏野心,他還通過大量的游歷培養了對歐洲藝術和文化的深刻見解。但即便他有一雙辨別藏品質量的火眼金睛,他走的卻不是學術型收藏家的路線。摩根并沒有時間去細細研究他收集的每個類別或個別物品,但摩根也并不蔑視學術研究或收藏鑒賞學。恰恰相反,他非常相信專業知識,他知道他本人在風險較高的金融市場中就是質量和價值的鑒賞家,他也十分清楚在藝術市場上他只能充其量算是狂熱的業余愛好者。因此,在清晰的自我認知下,摩根一直在尋找具有專業藝術品知識的合格人才,并委托專業經紀人幫他網羅挑選每個門類的最佳藏品。

▲John Pierpont Morgan at the Temple of Horus at Edfu, Egypt, 1913 or earlier Archives of the Morgan Library and Museum, New York

當摩根看到他想要的東西時,他從不討價還價。摩根用他在金融業中的一貫做法,在藝術收藏領域也巧妙地利用自己的財富與聲譽來贏得比任何其他人更好的機會。與當時絕大多數美國人一樣,摩根其實從未造訪過中國或亞洲任何其他地方,對中國藝術也了解不深。然而,當機會出現,紐約富商James A.Garland的中國瓷器序列收藏在1902年Garland去世后重返市場時,摩根毫不猶豫就出手拿下了整個收藏:在藝術品經紀人Henry Duveen剛從Garland的后代手中以50萬美元購得整個收藏的僅僅幾天以后,摩根便斥資60萬美元將其納入自己囊中。這個擁有超過一千件作品的藏品序列已在大都會博物館展出多年,當Garland去世時仍在展出,摩根的收購使得這批藏品能留在博物館里繼續展出。這是“紐約論壇報”的一則公告: 約翰·皮爾龐特·摩根 - 為紐約留住Garland東方瓷器收藏序列。

▲Gem from the Garland Collection of Oriental Porcelains saved for New York by J.P.Morgan,紐約論壇報對摩根收購整個Garland系列的報道。

摩根購買了Garland整個中國陶瓷序列后,幾乎立即就宣布準備組建一個絕佳中國瓷器收藏序列的決心。他對經紀人Duveen的原話是:“fill in the sequences and make it complete“ - 順藤摸瓜,完善序列。就在1902年同年,Duveen給摩根的賬單僅是送給博物館的中國瓷器價值就超過20萬美元。摩根在1902年消費了總共超過80萬美元中國瓷器,有必要留意的是,當時的大都會博物館整個年度的運營預算總額(不包含藏品購置預算)才僅約為17.5萬美元

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摩根繼續收購中國瓷器,又給序列增添了400多件藏品。他接著委托當時最好的藝術史學家撰寫整個序列的學術目錄,并且在預算上毫不吝嗇,其中大量的瓷器選擇彩色印版(在當時價格不菲)。

“摩根的收藏品目錄非常有建設性,仔細研讀這個當時美國最好的中國陶瓷收藏序列,可以了解到當時哪些瓷器最受好評,哪種類別的瓷器最豐富,哪種瓷器是稀缺或完全缺乏的。”

首先我們注意到摩根選擇只收集瓷器,他有意跳過了出土文物和早期陶器。在摩根的目錄中,只有一件早期陶器,還有極少數的宋元陶瓷。

摩根的收藏中有一些明代瓷器,但明代陶瓷的選擇品位卻非常特殊:一個擁有同樣強大資源的明代陶瓷收藏家在今天肯定會做出截然不同的選擇。例如,有幾種明法華器物大約可以追溯到1500年左右,其中包括一個精美的蓮花裝飾梅瓶,這是一個大約十四點五英寸高的酒瓶,還有一些明代彩瓷。

“摩根目錄中竟然沒有被今天收藏家們所珍視的15世紀明代永樂、宣德或成化時期的瓷器,序列中的絕大多數瓷器都是清代的18世紀和19世紀的瓷器。”

而瓷器中最重要也最有價值的瓷器大部分是后期制作的“康熙”時期瓷器,從1680年代到1722年去世的“康熙”皇帝統治時期瓷器。摩根序列中最大的瓷器類別是單色釉,其中有一部分是的帶官款的官窯器物,例如這個大約8英寸高的“康熙”豇豆紅花瓶,但大多數器物都是沒有款的。摩根目錄展示了許多19世紀的花瓶,大量的18世紀后期的乾隆時期單色釉,一小部分雍正時期的單色釉以及一部分精選“康熙”單色釉瓷器。

“康熙”時期的單色特別是豇豆紅和較大的郎窯紅釉器物,在摩根目錄中被呈現為中國單色釉之最精美的器物。這就是所謂的郎窯紅,在當時非常受追捧。這件花瓶在摩根買下之前就在英格蘭很有名,它的高度大約是18英寸,昵稱“火焰”。

摩根序列中有許多青花瓷器,以“康熙”時期藏品最被重視。當時歐洲和美國的主流鑒賞家和收藏家有一個共識,就是無論從技術和美學上“康熙”青花瓷都要優于早期的元、明的青花瓷,摩根目錄的藏品也因此很明確地展示了這個偏好。這是一個典型的“康熙”青花蓋罐,大約21英寸高,藍中帶紫的顏色在那個時期深得收藏家的高度珍視。

摩根序列還包含大量清代瓷器:粉彩花瓶、蓋罐、碗盤等。1830至1850時期的雍正和乾隆粉彩,也在摩根目錄中得到很好的體現,特別是一些精心繪制的開光中繪粉彩類型,比如這個雍正粉彩富貴大吉紋杯碟,這個品種在19世紀的歐洲和英國都很流行。

在摩根序列的所有彩瓷中,依然是17世紀末至18世紀初的“康熙”時期藏品,被當時編寫目錄的學者們以及摩根本人認為是最重要和最漂亮的。人物素瓷等在摩根目錄中也有大量篇幅,但在所有“康熙”彩瓷器中,“Famille Verte”素三彩,尤其是彩地,比如這種28英寸高的康熙素三彩龍紋風尾尊,是當時被認為最重要最令人向往的。在這些彩地瓷器中,又以墨地三彩“Famille Noire”品種為最稀有和最精美的。這些都在當時都被當作選中之選的高級品種來呈現。

摩根最鐘意的“Famille Noire”墨地三彩瓷器是一個非常大的花鳥紋大鳳尾尊,裝飾著鮮艷的紅色梅花,當他從倫敦的Saltine序列中購得時,這個昵稱為“Red Hawthorn”的瓶子被奉為他最重要的寶貝之一。摩根目錄中雖然有許多其他的墨地三彩瓷器,但像這樣的大尺寸的花瓶則被認為是他所有瓷器中最重要的。

“在世紀之交,“Famille Noire”墨地三彩瓷器被歐洲和美國的大多數頂級收藏家視為中國陶藝家的最高成就。這個27英寸高的巨大墨地三彩花卉蓋罐,是由小洛克菲勒在摩根過世后以當時最高價格購藏,現藏于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這是當時小洛克菲勒的客廳,可以看到當時部分藏品是如何展示的,從照片中可以看到墨地三彩花卉蓋罐被展示在中心的最重要位置,還有一些其他的同類品種被展示在櫥柜里和桌子上。

“在今天,“Famille Noire”墨地三彩瓷器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沒那么得寵。事實上有一大批博物館以及私人收藏的墨地三彩已被證實是偽造或改裝的,有些是青花瓷改造,重新填色以滿足當時大量的需求。”

大量的“康熙”青花被填上墨地,然后再填充各種裝飾,這些經過改造的瓷器具體年份仍然非常難以斷定且非常有爭議。這些墨地三彩“Famille Noire”曾經被認為是現在最好的品種,現在很少被陳列出來。

19世紀后期形成的“墨地三彩熱”的風潮,其動機模糊且有多種解讀。當摩根開始收藏中國陶瓷時,中國仍被清朝統治,滿族皇太后“慈禧”仍在王位上。每當歐洲或美國人被允許進入北京的紫禁城時,他們看到的絕大多數瓷器都是清代瓷器。皇太后較為傳統的品位可能導致她會重點推崇“康熙”王朝的光榮鼎盛,畢竟康熙是她的王朝的創始人,清代第一位偉大的皇帝。因此,“康熙”時期的瓷器在當時她的接待室里也有著重要的份量。

▲弗利爾博物館專題視頻 - Empresses of China’s Forbidden City, 1644–1912

眾所周知,慈溪太后的穿衣以及宮廷服飾都偏愛黑色系,19世紀末期“康熙”風格的墨地三彩瓷器大量生產和盛行有可能源自她的影響,但是1900年左右西方對“Famille Noire”墨地三彩瓷器的迷戀起因尚未被明確記載。盡管如此,摩根目錄還是清楚地展示了該類別對當時收藏家和策展人的重要性。

對摩根目錄的回顧還表明,官窯瓷器與非官窯或外銷瓷器之間的等級差別并沒有得到摩根與為他提供建議并編寫目錄的藝術史學家很好的理解,或根本不被當作評判質量和歷史重要性的標準。

“摩根收藏序列里的外銷瓷或其他受青睞的無款器物遠遠超過帶官款的官窯瓷器以及帶皇家傳承的作品。”

目錄里確實包括少量精美的官窯瓷器,如這對帶雍正時期雍正款的“Famille Rose”粉彩天球瓶,大約14英寸高,底足帶“大清雍正年制”字款,是皇家定制且在宮廷使用的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摩根目錄中的影像資料,可以想象20世紀早期的印刷方式跟今天的打印照片的方法截然不同,在當時這些影像的印刷不僅十分困難,也是相對昂貴的。這樣的官窯花瓶在當時并沒有被視為更高質量或獨特的品類,或在任何方面被視為比目錄中所示的許多非官窯或外銷瓷“Famille Rose”粉彩瓷器更為重要。在1860年英法聯軍攻占頤和園之前,這種類型和質量的官窯瓷器在中國之外幾乎是不為人所知的。因此,官窯瓷器相對稀有和其藝術歷史重要性在摩根時代的歐美并未得到廣泛的了解。

然而,摩根卻曾經有過一個獲得重要皇家收藏官窯瓷器的絕佳機會。

“摩根圖書館和博物館檔案中的一系列電報披露了當時美國駐北京外交官與摩根合作伙伴戴維森(H.P.Davidson)之間罕見的交流通信。這一連串的電報討論了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從紫禁城和其他皇宮購買中國皇室所有瓷器和藝術珍品的建議事宜。”

這是在1912年中國第一次革命后不久,當時新共和國正在尋找現金,而舊皇室家庭則無家可歸,也失去了收入來源。

1913年3月8日的第一封電報上寫著“絕密:帝國家庭準備出售整個宮廷收藏品,包括珍珠、青銅器、瓷器等”,并要求盡快回復,戴維森回復“發來進一步的細節”。

“來自北京的后續電報對三個皇宮的收藏品進行了非常粗略的估價,表明這些收藏品可以一起整批打包并以大約當時四百萬美元的等值黃金出售,電報內容允許摩根進行專業評估并享有藏品優先挑選權,一旦藏品裝載完啟航,摩根只需要確保支付50%的估價,其余部分由其下屬股東分擔付款。”

在滿族統治和政府制度崩潰一年后的1913年,動蕩的春天里,被廢除的皇室出售帝國收藏品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甚至是垂手可得。進一步的電報概述了在整個收購行為中代表皇室的具體人員,包括作為紫禁城最高級官員之一的皇室的大管家Shi Su。

“但一切卻事與愿違。在后一封電報抵達的1913年3月27日僅僅四天后,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在羅馬逝世,享年75歲。”

▲JP.Morgan in a garden at Algeciras, Spain, 1913,摩根人生的最后一年。

“除了他的圖書館和他的各種住宅中的許多藝術品中的書籍和手稿之外,約翰·皮爾龐特·摩根的1500多件中國瓷器在他去世時被租借到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摩根一生都對博物館非常慷慨,但在他的遺囑中,大都會博物館卻居然根本沒有被提及。”

摩根藝術的歸屬權完全由于他的兒子和繼承人杰克·摩根支配,雖然杰克在接下來的二十年中向大都會博物館和其他美國機構作出了幾次重要的大型捐贈,但其中并沒有中國瓷器。1915年1月,整個摩根的中國瓷器序列以近四百萬美元的價格轉售給前摩根藝術品經紀人杜文(Duveen),杜文隨即開始將這批收藏轉賣給其他私人收藏家,如洛克菲勒、IAB Widener等,著名的Widener收藏序列今天收藏于距離弗利爾不遠的國家美術館里。

今天市場上仍然可以在私人畫廊或公開拍賣中找到摩根序列的精美瓷器。幾年前,這個“康熙”罐子高約為18英寸,在拍賣會上以23萬美元的價格出售;而這款非常罕見的雍正款龍罐在同一場拍賣中售得25萬美元。

“作為美國中國陶瓷的收藏家,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在加強公眾對中國陶瓷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在美國博物館展示和研究的重要性認知上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摩根通過允許他的藏品公開展出近二十年并出版詳盡目錄,進一步推進了中國陶瓷欣賞的的浪潮。”

摩根并沒有最終將他的收藏遺贈給博物館,但當其部分序列藏品再次出現在市場上的時候,還是激發了新一代收藏家和博物館在陶瓷領域的參與和激烈競投。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2019第六屆上海淘寶(收藏)文化節開幕
2019第六屆上海淘寶(收藏)文化節開幕
可佳藝術|品·春
可佳藝術|品·春
推薦文章
超越時代:兩個偉大的收藏家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 850游戏通比牛牛诀窍 推牌9顺口溜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软件 极速赛车怎么安装挂 江西时时骗局吗 重庆时时大小单双计划 凯发娱樂 时时彩平台网址 火龙果腾讯分分彩计划 齐齐乐捕鱼红包版